“原以為自己既不是黨員又不是公務員,處于組織監管的‘空白地帶’,我才將‘黑手’伸向國有資產,犯下不可彌補的過錯。”日前,山東省煙臺市福山區監委對紀春慶違法案調查終結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當事人對自己的行為懊悔不已。

  經查,紀春慶身為山東煙臺宏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安科技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利用職務便利,經營與其所供職公司同類業務,涉嫌獲取非法利益200余元,此外還將200余萬元工程款據為己有。

  貪心代替初心,走上歧途

  2001年,紀春慶開始從事信息化工程相關業務,非科班出身的他,在信息化領域摸爬滾打數年,靠著勤懇好學和一股子倔勁,在行業內做得風生水起。

  宏安科技公司于2007年成立,主要承攬煙臺市福山區公安分局的信息化工程,2014年成為福山區公安分局所屬全資企業。正是這一年,紀春慶被任命為宏安科技公司總經理,全面負責公司工作。在其帶領下,幾年之間,公司的營業額從原來的幾十萬一躍升到數千萬。

  在公安分局領導眼中,紀春慶業務能力突出,工程交給他,質量好,價格低;在宏安科技公司員工眼里,他工作認真,是帶領公司駛入快車道的領頭羊;在朋友眼中,他無任何不良嗜好,是顧家愛子的模范丈夫……就是這樣一位“上進”的國企負責人,卻在短短4年時間,蛻變成國企蛀蟲。

  從2014年年底開始,一切在悄然改變。表面上,宏安科技公司照常建設相關工程——無線管控項目、信息采集工作站系統、電話會議室等項目,均由紀春慶安排宏安科技公司項目經理姜某帶領公司安裝工人完成。但上述項目收益卻沒有一筆打入宏安科技公司賬戶。

  宏安科技公司干了活,卻沒收到錢,操作的幕后黑手正是紀春慶。福山區監委調查發現,上述項目收益分別打到宇揚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和佰尚商貿有限公司賬戶。

  宇揚和佰尚兩家公司分別成立于2014年6月和2016年11月,是紀春慶以妻子或朋友名義成立的“影子公司”。兩家公司均無辦公地點,無工作人員,卻經營著與宏安科技公司同類的業務。

  影子公司只需墊資購買設備,實際施工和維護均由宏安科技公司完成。幾近“空手套白狼”的操作,讓嘗到甜頭的紀春慶一發不可收拾。2014年至案發的4年多時間里,紀春慶通過圍標、串標、直接簽訂合同等方式,先后承攬福山區公安分局、萊山區公安分局等部門16個工程項目,非法獲利200余萬元。

  2015年,宏安科技公司承攬福山區“天網”三期項目以及配套的視頻監控系統取電工程。由于首次提報預算時出現工作疏忽,取電工程款為后期追加預算。在宏安科技公司內部,除了紀春慶外,無人知曉此筆追加預算。被金錢迷住了雙眼的紀春慶又一次看到了“發財”的機會。

  紀春慶照舊安排宏安科技公司負責“天網”三期項目和配套取電工程的實際施工,私下將配套取電工程的成本分攤到“天網”三期項目中,近200萬元的取電工程款被“節約”了下來。根據相關規定,簽訂合同的施工方必須是有資質的建筑單位,紀春慶借用朋友張某所在煙臺某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資質承攬工程。事成之后,紀春慶按照約定支付張某13萬元管理費,剩下近200萬元工程款全部收入自己囊中。

  價值觀扭曲、監管缺位,終釀苦果

  紀春慶身為國有企業經理,受國家機關委托管理國有財產,卻監守自盜,說到底還是理想信念的總開關出了問題。

  公司業績提升之后,紀春慶開始滋生驕傲自滿情緒,感覺自己是公司的功臣,理應多得點錢,雖然公司開出的年薪并不低,卻滿足不了他對金錢的欲望。“小時候家里窮,生怕別人看不起我。”貧寒出身導致紀春慶內心缺乏安全感。一方面,他努力工作,靠職位和社會地位的提升來建立自信,另一方面,他大肆斂財,靠著銀行卡上翻滾增加的數字來填補缺失的安全感。

  監管的漏洞導致紀春慶在貪腐歧路上越走越遠。“在公司,我是一把手,我說了算。宏安科技公司一向承攬福山區公安分局的工程,我安排他們施工,也沒人起疑心。”公司內部沒人敢管,敢管的主管部門又重業務輕管理,將業務能力當做免死金牌,對于關鍵崗位人員沒有建立必要的監督和問責機制,也未能有效關注企業政治生態和廉潔建設,使得手握人財物大權的紀春慶有了可乘之機,一再損公肥私、中飽私囊。

  在紀春慶看來,他不是黨員,也不是公務員,對他的監管處于空白地帶,雖然知道自己“拿了不該拿的東西”,但是對于自己公職人員的身份、犯了什么法、會受到什么懲罰卻并不清楚。無知縱容了紀春慶的僥幸心理,以身試法的后果,便是含淚咽下法律懲處的苦果。

  2019年9月,煙臺市委巡察組在對福山區進行巡察期間,發現紀春慶涉嫌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相關問題。

  2020年6月,福山區監委依法對紀春慶進行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020年8月,福山區監委向相關責任單位發出監察建議,提出整改建議和整改時限,要求其加強對國有企業和國有資產的監督管理,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和措施,切實履行好監管職責,確保不再發生類似問題。

  同時,福山區加大同級同類干部的警示教育,做好違法案例的“后半篇文章”,在全區組織開展廉政宣講進企業活動,對黨員和國企領導人員開展理想信念教育、黨章黨規黨紀教育和職業道德教育,引導從業人員樹立正確的財富觀、價值觀。

  紀法依據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

  第四十五條 監察機關根據監督、調查結果,依法作出如下處置:

  ……

  (四)對涉嫌職務犯罪的,監察機關經調查認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制作起訴意見書,連同案卷材料、證據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依法審查、提起公訴;

  ……

  第四十六條 監察機關經調查,對違法取得的財物,依法予以沒收、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涉嫌犯罪取得的財物,應當隨案移送人民檢察院。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一百六十五條 國有公司、企業的董事、經理利用職務便利,自己經營或者為他人經營與其所任職公司、企業同類的營業,獲取非法利益,數額巨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二款 受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委托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竊取、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國有財物的,以貪污論。

  最終,紀春慶因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涉嫌非法經營同類營業罪、貪污罪,受到開除處分,并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